轉念

文/陳晏慈

  有人是當了媽媽才學做媽媽,而我也是當了志工之後才學坐志工的。一個夾報機緣當中看到「生命線的志工訓練課程」,其中最吸引我的是「諮商與輔導」因此就前往報名了,從此就結下良緣了。

  以往對「生命線」的概念,就是「想自殺的個案」求救專線,但自從真正參與了,才了解其服務對象是很廣的,越是如此,越覺得自己的專業知識不足,於是透過陳宇嘉教授,熱心的推薦到東華大學,修習社工相關知識及慈濟大學碩專班,修家族治療等相關課程,知識真是無遠佛界,學無止境。

  在這一年多來的學習和志工們相處,讓我更覺得人間處處是溫暖的,更敬佩的是那些長期默默、無怨無悔的志工們。而我自己是個類風濕性關節炎的患者(RA指數接近紅斑性狼倉),從小痠痛,因此,曾經是幾乎自閉、悲觀、怨天尤人,沒笑臉的過日子,甚至沒信心。還好在卅歲時,忽然有一天開竅了,轉念了,與其整天怨天尤人,不如勇敢面對陽光,去接受每一天的考驗,說也奇怪,轉念之後,整個人豁然開朗,雖等了卅年,但非常值得,好運也跟著來了,病情也改善了(有飲食改善),曾有人說過:「上天把一扇門關起來,一定又為你開另一扇門」,這其中就要看自己如何選擇了。而我選擇樂觀對待、面對,所以就過得較順利了。

  但在2001年,因一場車禍(血胸、氣胸、肺禢一邊無法言語、大腿開放性骨折),當時只擔心小孩,(很奇怪,不擔心自己,反而只擔心小孩,是母愛嗎?)躺了一年多,復健了兩年多,生活都需要人幫忙,但自己一直有信心會好,當然啦,此時家人的支持是非常非常重要,一路走來還好有他們的陪伴與支持,是我最大的力量來源,很感謝他們。

  目前已康復了90%,因此很感恩。但所謂的「創傷症候群」(看到車禍會不自覺得大哭…),仍困擾著我,還好參加了生命線的訓練,當中有分享經驗,我勇敢的說出來,雖沒完全走出陰霾,但已改善很多了,很感謝大家給我機會,更感謝生命線的全體志工用心的指導、互相幫忙,如同自家人,很感謝他們。期許自己能以同理心幫忙到需要幫忙的朋友,也更希望大家更勇敢、樂觀的面對每個美好的一天,當然更希望、更多朋友加入我們這個溫馨的大家庭。

發表迴響

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