憂鬱的告白

文/小布丁

  如果我告訴你,我是憂鬱症患者,我領有終身重大傷病卡,你相信嗎?

  三年來,我沒有間斷地服藥,每天早上一顆『千憂解』,每天晚上一顆安眠藥(使蒂諾斯10公絲),對於我來講,那就像高血壓、糖尿病…等慢性病啦。就算要終生服藥,那又怎樣呢?現在的我,每天都很快樂,精力充沛,我緊緊把握住每一分每一秒,活在當下 。生命對我來說,何等珍貴,多麼有限。於是我每天禱告:親愛的上帝,多給我一些時間,讓我多為這個社會服務,真的,我是快樂的,至少目前是如此,上帝知道,我並沒有對祂撒謊。

  話說三年前,不,不是,應該是更早。我就得了憂鬱症,那時候,我不斷地想自殺,無數次的夜晚,我在暗夜裡哭泣,但是沒有人知道,我不敢回娘家哭訴,因為媽媽叫我不要嫁,我卻不聽話。也許是天生的韌性吧,我選擇振作起來,於是病了又好,好了又病,反反復復,哪知道什麼叫憂鬱症?但冥冥中,就是想死也死不了。

  就是三年前吧,朋友押著我去就醫,這可不得了?醫師當場宣佈我得了憂鬱症,嚇死我了,是情感型精神病?還是神經病?天呀!我這一生不就完了?我的孩子豈不是在社會上永遠抬不起頭了?因為他們有一個神經病的媽媽。

  發病時,真是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眼睛裡看不進一個字,腦袋瓜一片空白,安眠藥吃下去,身與靈完全分開,在心靈裡,家事已作了千百回,身體卻還賴在床上,最喜歡的八點檔再也引不起我的興趣。

  感謝生命線的老師,一語驚醒夢中人:你要過得好嗎?活得久嗎?從此千憂解成為我的終身補藥,啊哈!我願意像現在這麼快樂,所以我乖得很,每天按時服藥。

  現在,什麼活動我都要參加,千山萬海任我遨遊,這一輩子如果活不夠,下輩子我還要到地球來,看盡人間悲歡離合。

  親愛的,如果你已猜出我是誰?請不要洩我的底,我可是會生氣喔。

  以上陳述屬實,如有虛構,任由上帝懲罰,罰我下輩子當『總統』好了。

發表迴響

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