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則生命的流動

文/凌瑀

40歲重聽障的大男孩

  一位40歲重聽障的大男孩,圓臉兩邊鬢角是刮過後還有點渣渣痕跡,身高體型中等、但雙眼卻是晶亮得很。

  去年陪他和雇主面談好幾回,總是沒有結果!幾次之後我都沒了信心,深怕他承受不了挫折。奇異的是,他篤定自信的的眼神從未消失…。暫停連絡期間,心中一直掛念著他的情形,有次透過他姐姐知道他在鑽研石頭,已經會磨出不同形狀的石型,似乎有那麼些兒才華。興奮之際,高熱氣溫也擋不住想看看他的迫切的心情。

  才一坐下來,他滔滔不絕地講述,說著說著…就拿出各種不同的作品給我看,他手舞銜接著斷續話語,輸送如此讓我驚喜的頻率,我的血液也隨著奔流他的興奮、開心的感覺。

  「你有沒有腦袋,有腦袋就要用啊!有創意就會有新的作品,何須在意已不見的作品呢」,乍聽之下,我還不知他說什麼?原來,他的成品被別人「摸走」,但好友就是用這句話鼓勵他:一顆心、兩顆心、鯨豚、魚類和卡通造型,一個一個大小不一的在我眼前呈現,而且在「現寶」的同時,笑臉洋溢著與往日不同的自信與肯定;今日的他找到自己的價值,綻放另一種美麗人生的畫面。

60歲的大姐

  俐落乾淨輕便衣著的大姐,在早餐店工作多年。有股落寞和無奈的神情!午睡中被電鈴聲吵醒,但她親切招呼我的來訪。雖說日子還是過,但隱約感覺她的寂寞越加沉重。整棟樓層的房子只有她獨自守著。兒子已搬出去住,偶而回家看看,和她這個母親形同陌路,戚戚憂憂的情緒流露在她的言談、眉宇間;明知每個人總有自己要背負的生活壓力及承載生命起落的重擔,然而,眼見她必需獨自走完全程,怎不讓人心疼啊!

  記得那是一次在現場眾多人都等著面談的時候,雇主大聲脫口說:「年紀太大」,當場讓她淚流滿面。在意外的認識後,我加速對她更多的關懷和連繫,彼此建構起「女人心疼女人」的心靈之橋。

  我小心地和她聊著…,怕觸及她的傷痛;她的眼神望著門外,似乎又跳入記憶盒裡,不自覺的談起:「從小就因父母重男輕女造成她無法接受很好的教育,婚嫁後又碰到先夫生前對家庭的不負責任。兩個女兒已嫁至外地,一個因車禍成為植物人,幸賴夫家照顧,如今兒子對她不理不睬…」,唉聲….雖沒發出聲,可是她內心許多的無奈和抱怨一直未能盡釋、累積在心裡呢!

  此時此刻我不知該說些什麼?但發自內心:「凡事看開點,老天很公平的;因為妳還有健康的身體,活著就有其一定的道理,妳長得這麼好看一點都不像60歲ㄟ人」。見她的眼神漸漸回視我這兒,我知道有了和她共振的頻率,日後我依然會繼續去探視、關心這位為自己活著的大姐。祝福他與她今後的路途平安和順利,更祝福這樣的生命流動是源源不絕的。

  「生命會以不同的方式來呈現」,出自赫爾佐格對赫爾佐格一書中。「一枝草一點露」,是一句通俗卻意涵生命重要的諺語。

  生命不只在生與死或花開花落的點面上;其實,它最動人的是這條生命的道路過程都得親身經歷、努力付出後甘於承受的。

  慶幸自己在30年後回到故鄉,藉由工作的著力點,看見在現實生活中那一條條生命流動之河在人間穿梭。沖去了…佔據內心長年的那片污漬…藉由這些流動的生命,使我開展一條鮮亮清明中年之路。

  書寫生命故事不需華麗的字眼、不必特別的詞彙去形容;它卻是平實素樸的人們在生活起起落落之間,因為執著追尋自己的夢而不斷地努力奮鬥去鋪陳的歷程。感動每回在和他們交談之後,心中翻滾湧浪快速釐清生命多元的價值。反觀他人看看自己,我會更珍視生命。

發表迴響

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